B座西窗
情感 | 她对他有慈有悲,唯独没有了爱
来源:扬子晚报 2019-02-21 15:22:13

图片

我是实习生柳云妮

柳云妮从那扇旋转门里走过来,原本灰暗的大厅瞬间明朗起来。她曲卷的长发抚在小麦色的脸庞边,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散发着地中海太阳般的暖意。电梯口几个男同事不约而同地发出阵阵唏嘘。乔洋故作镇静地叫了句:云妮。柳云妮微微有些惊讶,继而绽放出一个热情的笑。电梯门开了,一干男同事自觉闪身而入,频频回头的脸上掩不住对乔洋的羡慕。

两人的电梯间,一抹笑容在乔洋的唇边舒展。他嗓音低沉地说,云妮,好久不见!柳云妮说,是呀,有四年了。乔洋这才将目光聚集在柳云妮的脸上笑道,云妮比以前更漂亮了!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全是第一次见她的情景。

四年前,这个城市的另一端。一个穿牛仔背带裤的女孩将一桶水往饮水机上送,就在桶快要从她瘦弱的肩头滑落,乔洋及时伸出了手。女孩回头,满是汗渍的脸写满了感激。她清甜地笑,谢谢,我是实习生柳云妮。

乔洋开始经常听到柳云妮的名字。有人喊,柳云妮帮我签收下快递?柳云妮外卖到了没?柳云妮档案柜整理了没?……她干的活似乎杂而多。

例会上乔洋规定:个人快递、外卖上班期间归前台,下班期间必须个人亲自到前台签字认领。柳云妮在办公室门口遇见乔洋,她羞怯地说,乔经理,谢谢。乔洋说,不需要,公司早该整顿了。转身,他说,你能穿件稍微正式的衣服来上班吗?柳云妮低头看着自己宽松的米奇T恤,半旧的红色板鞋沉默良久。

怎么都和美女搭不上边

乔洋翻过柳云妮的档案。她出生在安徽农村,大学属于特困生,半工半读地完成学业。他合上那张纸就体谅了她所有的不入流。十年前的乔洋,因为买不起一套西装而常年在公司穿一件白衬衫。因为他知道,白衬衫在任何场合都不会出错。

柳云妮穿了件极其性感的修身连衣裙,脚下却是一双笨重的黑色皮鞋。由于她的身材过于高大,裙子显得滑稽而可笑。下班的路上,乔洋拉下车窗唤,柳云妮。他带她去发廊做了头发,在商场帮她搭了套衣服。女式白衬衫,黑色半身裙,黑色细跟皮鞋。柳云妮在试衣间的镜子里看到一个职场白领的模样。可是,乔洋说,魂还没有。兰蔻专柜,上妆后的柳云妮整一个精干的白领丽人。

办公室的同事说,云妮这次终于穿对了。

柳云妮在公司走廊遇见乔洋。她说,晚上请你吃饭。那天饭毕,她还附送了一句话:乔经理,我喜欢你。乔洋摸摸她的头说,小姑娘开玩笑吗?柳云妮郑重其事地说,我会努力做到配得起你。 乔洋说他喜欢独立的女孩。独立在柳云妮的理解里便是事业上的独当一面。可是,乔洋知道这只是一个托词。他喜欢风情优雅的女人,比如在大洋彼岸修服装设计的女友。柳云妮发了疯地工作,同事背地里叫她“拼命娘子”。炎热的夏天,她倒三次公交去拜访客户。冬天不畏严寒站在客户单位楼下苦等。很多大客户都被她的敬业精神折服。

风情优雅的女友用一份电邮提了分手,乔洋的世界坍塌了。他辛苦多年为她攒够出国费用,如今却被甩了。白日他掩住一切哀伤,夜里烂醉在沿街的酒吧。柳云妮将他扶回家,帮他宽衣擦身,他一手就将她揽入怀。此刻,他需要安抚,于是她就成为一个祭品。乔洋开始尝试接受柳云妮,不完美的柳云妮。她不懂化妆、红酒、高尔夫,她异常节俭,即便工资翻了三倍,她依旧舍不得换一部好手机。两人去喝咖啡,她知道一杯拿铁128时惊异的表情能让服务生鄙视。最初,乔洋觉得可以改造柳云妮。后来,他渐渐明白一个人的出身和理念决定了她用何种方式生活。有些人注定和高贵优雅沾不上边,比如,柳云妮。

乔洋开始频频申请出差,在公司也尽量躲着柳云妮。那种企图划清界限的感觉让他对自己都有点鄙视,可是他不得已。那日,柳云妮在茶水间听到同事的谈话。丑人多作怪,她怎么配得上乔经理呀。她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到自己,宽广的额头,粗糙的皮肤,双唇肥厚,确实怎么都和美女搭不上边。

他跌入自己强大的自负里

此时两人坐在一家西餐厅。柳云妮握刀叉的姿势异常漂亮,就连服务小姐都好奇地问她,是否混血儿?柳云妮平淡讲述了这4年的经历。她后来决定继续深造,一举拿下美国一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。她没有谈其中的艰辛,可是这艰辛的馈赠旁人都看得出来。如今她不仅身价倍增,就连曾经逊色的外表也出脱成国际范。

乔洋开车送过柳云妮几次。车子停在公寓门口,她客气地说谢谢,却从未邀请他上楼。一本书上说,女子善于欲擒故纵的把戏。乔洋等得及,并且有把握。4年前,他就获取了她的心,他亦痴迷这种若近若离的朦胧感。

在公司他是销售部总监,她是企划部经理。很多同事知道他们曾经是旧识,这样的亲近是自然,可乔洋亦能感觉到一些人羡慕的目光。近水楼台先得月,柳云妮就是上天对他苍白情感的馈赠。谁能想到他跳槽几次,亦能在时光的流转里与她再度相逢。

公司年会,柳云妮是全场焦点。众人评价她有吴佩慈的身材,李玟的健康肤色,舒淇性感的大嘴,总之她就是一个闪闪的人儿。柳云妮握了杯红酒安静地坐在角落,她太过绚烂,除去乔洋无人敢去碰触。

乔洋缓缓地走过去,他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对手。两个男人的手同时伸向了柳云妮,柳云妮仰起脸对乔洋微微笑后便将手放在那个男人的掌心。乔洋那只手在空气里僵了很久。身后有女人絮絮叨叨地议论,乔总监消息这么不灵通,云妮可是太子爷的未婚妻呀,他挖墙脚也不看地!然后一群男人发出阵阵唏嘘。

这世间美好的女子总早早落入了别人的金碗里。悠扬的华尔兹里,王子携着公主优雅地旋转。乔洋望着那个男人的脸,他年方27,老总独子,留美归来,相貌英俊。这么优秀的男人自然配得起柳云妮。这么想着他的心似乎舒坦了很多,可是为什么还酸酸的。

她的优雅是真优雅,他的绅士却不是真绅士。柳云妮那些欲言又止的表情从来都含了满满的歉意。她对他有慈有悲,唯独没有了爱,那是因为她老早只将他当做老朋友,他不过是跌入自己强大的自负里。

作者:叶轻灵  来源:扬子晚报

| 微矩阵

扬子晚报网(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美高梅mgm娱乐